(╬ ̄皿 ̄)凸

ACG,阴阳师刀剑乱舞剑三圣斗士

这篇文章所写的事情起源于某天皮上大哥的吐槽,说半夜楼上有人吵架,听到这话的我突发奇想就脑补了冥王夫妻和三巨头的这个脑洞,于是大哥就写了个棒棒的米诺斯视角。写的比较仓促,我闲的蛋疼就帮着改了一下,使意思和语句表达的更清楚。要来了授权,并截图,我最喜欢他写的最后几句。

首发名朋米诺斯15。只有原文。
原文作者:“恹罹,一个画风清奇的米诺斯15号”x
改文作者:“(╬ ̄皿 ̄)凸,一个一本正经的拉达曼迪斯8号”

本处同时放出原文和改文。

先上原文

#清官难断家务事
#现代paro
#奇葩,OOC

双手覆在键盘上右手指尖一下又一下轻轻点在“h”键凸起的位置,只愁腹中墨水不足,找不齐能应对这类情况的辩词。决心去过往备稿中找点可借鉴的内容。握着鼠标的手在听到楼上有着清脆的器皿碎裂的声音。伴随着还有一男一女的拌嘴声。
仰头茫然望着天花板,华丽但完全不显累赘的吊灯似乎在小幅度的晃动,不禁怀疑自己可能是因为工作原因长期身处异地,还为熟悉原来居住的环境导致神经被刺激,从而产生了幻觉。
半握着拳借骨节揉揉太阳穴,将目光移至白墙想要休息片刻。谁会想在自己状态不佳的时候完成一份相当重要的档案呢?纵使自己这么想,也将想法以行动贯彻落实,可是楼上还是不绝传来二人愤怒的声音。那里住的是自己的上司哈迪斯与他的妻子珀耳塞福涅 ,一位成功人士与其各方面卓越且温柔的女士。
对于了解他人的家务事,尤其是自家上司的家务事,自己有着坚定的立场,并且能保证是十成十的拒绝的,然而或许因为二人争执地点就处在卫生间附近,使得声音通过一系列弯弯曲曲的管道,清楚的传到楼下自己的家中。
我才不想知道自家上司是不是在乎自己妻子与其他男士有约!
即使是不自愿地听到了他人私事,心中还是升起一份不自然的感觉,没过多一会这种感觉就摧残至自己身心疲惫。
撂在一边调至振动的手机亮了屏,嗡嗡作响,“来我家”,来自拉达曼迪斯的仅仅只有三个字的短信简直如同一针强心剂,索性顺着那劲头用指尖勾住挂在墙面上的钥匙圈推开门就下楼。
即使仅仅隔着一层,这种情况下本能的不愿意搭成电梯,顺着另一侧消防通道的楼梯一溜小跑,紧扣住钥匙环拇指略微向内扣按压在环侧小幅度磨蹭。出于摆脱尴尬境地的狂喜以及对帮助自己摆脱尴尬领地的弟弟的感谢,促使转过弯看见兄弟家的门为自己留缝时,走马灯似的回顾了童年至现在自己对他开过有些出格的玩笑,对过去自己的谴责之感油然而生。
“来了?来杯茶,一会boss来了就装作一直在这儿就好了。前几天你不在时候都这样,习惯就好。”
刚迈过门槛,坐在茶几边泡茶的拉达曼提斯指指沙发示意,还没来得及关上门就听楼下艾亚哥斯将音响声音开到最大隔着门也能听到那边的附和着背景音的高声演唱。
能远离上司家不绝的争执,周身冷凝的气氛也逐渐升温,大约是在第二壶果茶刚入杯时,叩门声响起,一向严肃认真的兄弟轻声道“我去开门”,便径直向着门去了,拧开把手后像是故意让来人知道自己也在般的侧侧身,给人能看到屋内的空间。
才来得及对着面色不怎么好,双眼也因恼火露出道凶光的上司挥挥手打个招呼,人便对着自家兄弟点头轻语转身离去。
“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去判别二位谁对谁错的。”拉达曼迪斯听着电梯上升的声音转头看向自己。
脸上还未来得及浮现一抹感激之色,楼下艾亚哥斯震耳欲聋的歌声飙上了更高的一个音阶。
“那就是——青藏——高——原——”


再上改文

#清官难断家务事
#现代paro
#奇葩,OOC

楼上熟悉的争吵声响起,虽然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实际上已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双手覆在键盘上,右手指尖极不耐烦地一下又一下轻轻点在“h”键凸起的位置,想要强迫自己无视这嘈杂声继续往下写,却只愁腹中墨水不足,找不齐能应对这类情况的辩词。无奈决心去过往备稿中找点可借鉴的内容。很快,伴着清脆的器皿碎裂的声音,还有愈演愈烈的男女声,无不预示着吵架开始升级。握着鼠标的手抖了抖,只觉得头昏眼花,太阳穴突突直跳。
仰头茫然望着天花板,华丽但完全不显累赘的吊灯似乎在小幅度的晃动,腹诽着现代的楼层隔音效果都不是太好,不禁怀疑自己可能是因为工作原因长期身处异地,或是因为熟悉原来居住的环境导致换了个地方神经就经受不住刺激,从而产生了幻觉。
半握着拳借骨节揉揉太阳穴,将目光移至白墙想要休息片刻。谁会想在自己状态不佳的时候完成一份相当重要的档案呢?纵使自己这么想,也努力想要将想法以行动贯彻落实,可是连着几天,楼上都在夜晚准点传来二人愤怒的声音,并且源源不绝。很不凑巧的是,住的还是自己的上司哈迪斯与他的妻子珀耳塞福涅 ,一位成功人士与其各方面卓越且温柔的女士。
然而或许因为二人争执声音过大,使得声音通过一系列弯弯曲曲的管道,和并不太厚的楼板,清楚的传到楼下自己的家中。即使是不自愿地听到了他人私事,心中还是升起一份不自然的感觉,没过多一会这种感觉就摧残至自己身心疲惫。我才不想知道自家上司是不是在乎自己妻子与其他男士有约! 对于了解他人的家务事,尤其是自家上司的家务事,我根本一点兴趣也没有!对于被气昏了头的双方强硬的拉去评判对错这种事,也是秉持着绝对坚定的立场表达了十成十的拒绝。
突然,撂在一边调至振动的手机亮了屏,嗡嗡作响。“来我家”,来自兄弟拉达曼迪斯的短信只有三个字,此刻却简直如同一针强心剂,索性顺着那劲头用指尖勾住挂在墙面上的钥匙圈,推开门就下了楼。
即使仅仅隔着一层,这种情况下也本能的不愿意搭乘电梯,顺着另一侧消防通道的楼梯一溜小跑,紧扣住钥匙环拇指略微向内扣按压在环侧小幅度磨蹭。出于摆脱尴尬境地的狂喜以及对心有灵犀帮助自己的弟弟的感谢,简直想要大喊一声太好了。转过弯看见兄弟家的门为自己留缝时,忍不住走马灯似的回顾了童年至现在自己对他开过有些出格的玩笑,对过去自己的谴责之感油然而生。
“来杯茶,一会boss来了就装作一直在这儿就好了。前几天你不在时候都这样,习惯就好。”
刚迈过门槛,坐在茶几边泡茶的拉达曼提斯递上一杯茶,指指沙发示意。还没来得及关上门就听楼下的艾亚哥斯将音响声音开到最大,关门之后居然隔着门也能听到那边的附和着背景音的高声演唱。
能远离上司家不绝的争执,周身冷凝的气氛也逐渐升温,第二杯果茶刚入腹时,意料之中的叩门声响起,一向严肃认真的兄弟轻声道“我去开门”,便径直向着门去了,拧开把手后像是故意让来人知道自己也在般的侧侧身,给对方看到屋内的空间。
才来得及对着面色不怎么好,双眼也因恼火露出道凶光的上司挥挥手打个招呼,对方便对着自家兄弟点头轻语转身离去,还隐约听得一句“没听见就算了”。
“我不会让你去判别他们二位谁对谁错的。”拉达曼迪斯听着电梯上升的声音,转头看向自己。
脸上还未来得及浮现一抹感激之色,楼下艾亚哥斯震耳欲聋的歌声飙上了更高的一个音阶。
“那就是——青藏——高——原——”


我会考虑大哥的建议写个拉达视角的。『忙碌的有生之年』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