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皿 ̄)凸

ACG,阴阳师刀剑乱舞剑三圣斗士

【拉隆隆拉虐文】英年

#除内容私设外,文体结构部分借用名朋25昂,已取得授权。特此声明。#
BL 向ooc ,不喜勿入#部分第一人称

拉达第一次见到加隆是在一个非正式的生日酒会上。全场的灯都不及那海归青年的一身星光。政界圣域党的新星撒加的弟弟,风流倜傥才华横溢,正待站在哥哥身边大展拳脚。

第一年,22岁的我对28岁的你一见钟情。严肃认真也罢,不苟言笑也罢,毫无经验也罢,看准目标勇往直前向来是翼龙的风格。小心翼翼地向对方传递沉默隐晦的爱意,生怕惊走了生命中肆意开放的绚烂,忐忑不安地等待对方的回复,确信那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奢望。你想要什么,我便挖空心思给你什么,只要你对我一个眼神一丝笑容。纵然工作很忙很忙,一想到要站在你面前,我可以欢欣鼓舞彻夜不眠。

我的软肋亦是我的盔甲。兄弟们从一开始的诧异到习惯,虽担忧却不曾阻挠。幸福来得太快,快到让人疑惑,你的性格与我确然大不相同,是我的木讷阻碍了我们更进一步,还是你的热情和活力烧灼得我不知所措?


第二年,兄长米诺斯接到爱人雅柏传来的一个圣域内部消息。所有的疑问得到了解答,原来你竟然是喜欢你哥哥的,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那么我呢?那些回复,那些对我诉说的爱恋,全部都是假的吗?你想要的是什么?我旗下冥界三分之一的实力?我们的商业秘密?还是你心爱哥哥的野心?或是你心底里的那份同样隐晦的爱意?我忘了你从来不缺追随者,而你想要的从来都能拿到手。你要什么便拿去,我的事业,我的名声,我的一切,都可以给我爱的,毁掉我的你。

第三年,看不过去的艾亚和拜奥设计把你困在水牢里。为了终结这场单方面的荒唐的爱,也为了永远忘记这痛苦的一切。可我还是忍不住去了,在爆炸后湍急的水里,那是我第一次主动吻你,送出我喉咙里最后一口氧气,和我再也无法说出口的爱意。我要把这相差六年注定无望的最后一丝疯狂,亲手埋葬在记忆里。

你终于可以以一个圣域得力功臣的形象堂堂正正站到他身边,享有你应得的一切。而我侥幸被兄长的傀儡线救回一命。不短时间的休息养伤之后记忆尘封的同时开始了新的事业。我有亲爱的兄弟,有忠心耿耿的部下,还有了心爱的潘多拉。

不久之后,圣域的撒加爆出了恋情,举办了婚礼,可他爱的人居然不是你。我无法想象冥界的知情者们听到这个消息是作何反应。传闻你用最劲爆的告白大闹了婚礼,然后失意而去,从此销声匿迹。


第四年,一个名叫海界的组织悄然兴起。虽是后起之秀,其实力已经能与圣域冥界分庭抗礼。

我的新事业蒸蒸日上,有了兄弟们和潘多拉的帮助,冥界很快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我和潘多拉的婚事成为了冥界众人最乐于讨论的话题之一。

然而安静平和的背后,我总发现暗处有人在偷偷地窥视我的生活,虽然未见损害,却找不出究竟是谁。米诺斯开玩笑说大概是暗恋的追求者,毕竟在他眼中,我只要还没结婚就是头号钻石单身汉。

======分割线======

第五年,冥界忙着筹备我和潘多拉的婚礼,邀请了各界与我们交好的朋友。这段时间忙碌而幸福,听得最多的就是恭喜和两个兄弟所谓传授各种经验的唠叨。潘多拉也突然多了很多冥界的闺蜜。

然而我终究没能看到她穿婚纱的样子,黑暗的地下室里终年不见阳光。我甚至不知道这是哪里。泥土和墙壁的气味让人觉得这里似乎靠近海边。婚礼的当天被绑来了这里,不知道潘多拉发现我失踪了会哭成什么样子。眼睛被蒙上眼罩,四肢被铁链牢牢捆住,挣扎的时候能感觉到铁链上还绑有负重球。为结婚而特别定制的礼服已经被脱下。似乎还有什么升降机,因为我能感觉到自己被对方操纵着链子一会儿站立地面,一会儿又倒在床上。虽然我自恃身体强壮,但对方的气力显然与我不相上下。

夹杂在鞭子与拳打脚踢中的喘息泄露了对方的愤怒,他很小心地不与我说话,从每次进出的脚步声猜测对方应该只有一个人。我不断的用各种措辞和语言询问对方是否是我的仇家,亦或是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他,可仍然得不到任何回应。这真是糟糕的对话方式,既不要求赎金,也不发出任何威胁,只是各种越来越频繁的折磨和发泄,沉默得简直要摧毁我的耐心。体力和精神的双重折磨甚至使我出现了奇怪的幻觉,我常常在被折磨的时候觉得全身都被撕扯着痛到没有知觉,仿佛是一颗待伐的树木被一条锋利而粗大的锯子迅速而凶猛地从树根中间处向上锯成两半。身上伤口处的血液缓慢地流淌着,激起一种奇怪的麻痒感。在我清醒的时候回想起来,又会隐约捕捉到对方那不知从何而来的,难以言说的矛盾心情。很久之后别人告诉我,救我出来的时候,我的身上伤痕累累,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而人更是已经肌肉萎缩脱水昏迷。

第六年,这件事毁掉了我的婚礼,也毁掉了别的什么东西。休息的时间比任何时候都长,而有些东西再也无法复原,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同时也吓坏了我的兄弟和下属,即使我选择了退出公众场合身边也总有人跟着,想着法子让我开心,同时防备着我自己或者别的什么人再做出傻事。无论潘多拉如何想,自觉愧疚的我都不可能再娶她。我们就这样变成了最好的朋友。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已经不想再去触碰一些东西。

愤怒的米诺斯和艾亚大约是暗地里进行了调查。应邀带着手下到达一个废弃厂房的时候,只看见往日老实巴交乐天知命的伊利亚斯举着枪站在雨里,在确定周围的监视都被拔除了之后,他告诉我他是如何得了绝症缺钱医治,借了高利贷掉进了陷阱而被胁迫。得知真相和幕后真凶的我答应了他最后的要求,故意将自己杀掉他的消息放出去。然后收养了他还未成年的儿子雷古鲁斯。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