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皿 ̄)凸

ACG

【刀剑乱舞同人】意外之喜

鹤丸刚来本丸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自家的审神者是很非的,非到什么地步呢?非到欧点都欧得奇奇怪怪十分偏门。从来就没有锻出过任何一把稀有刀。就连他自己,都是粟田口的短刀们从草丛里捡来的。

那天。
他跳出锻刀炉的时候,负责锻刀的蜂须贺好悬没被吓死。然后噼里啪啦的摔了他一头材料。

然后两个人就对着4小时的意外发呆。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他说。

要是有什么不妥,都是你的锅!虎彻家的真品十分有底气地威胁道。

围观等待的刀越来越多,因为不氪金穷的没有加速符,这时候就显得特别难熬。

姗姗来迟的审神者挥开众人,把自己一个人关进锻刀室里。

出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特别精彩。

大家期待地屏住呼吸,几个名字呼之欲出。

压切长谷部,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吧!以后本丸的大部分事务都要拜托你啦!

审神者这么说到。

这一回,大家的脸上都很精彩。




【冥界恶搞小段子】公告涂鸦版(2)床

#请自行脑补#
加伊拿

看到冥界涂鸦板上这个话题,

看着下属杂兵们五花八门的留言,

在版面前站着想了半天,

我才惊觉我根本想不起来自己的床长什么样。



【冥界恶搞小段子】公告板涂鸦(1)

【部分,未完】#随手一发冥界公告涂鸦板#
路过无意间看到,心情复杂。
#为何冥斗士没有女朋友#

巴连的字迹瘦瘦的:听说.....下雪的时候,一定要约自己喜欢的人出去走走,因为走着走着,就一起白了头…

法拉奥的字特别入板三分:可是我们暴雨地狱这地方,尼玛就只会下雨,两个人走着走着,脑子就进水了.....

西路的字迹歪歪倒倒:更可恨的是我这地方,尼玛还经常有雾霾,两个人走着走着,另一半就不见了……

路尼写字工工整整:职业病要不得…好不容易搭上话题,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打断或者要求安静简直是毁灭性的后果…

三头犬的爪痕「咦?」:汪!「举爪表示顶楼上所有!」

【冥界小段子】老照片


四方的边角已经毛糙和发黄,岁月的磨砺也无损你的样貌。我是多么庆幸有幸定格这一瞬过去的岁月。轻轻地摩挲,听着指间细微的声音,纸质不堪重负地颤抖着,仿佛快要承载不动这一份思念。不知不觉又出了神,回想起初见和相处的点点滴滴。从无败绩的我,在连自己也没有发觉的时间,已然沦陷。






我爱你。

【冥界恶搞小段子】我对你的宠溺比月饼还甜

中秋
#虐狗慎入#
#不想往别的地方放#
原本写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拉巴或者米路,但这样写出来的副官和大人的CP,却发现套上哪个巨头都合适。#

【大人,今年有中秋专区活动!】
【你想参加?或者想我参加?】
【大人我们不参加了吧…】
【好。不参加。】
【大人我想去逛街。】
【好。】
【大人,我晕车…】
【下车。我陪你走。】
【大人,这个可好吃了!】
【买。】
【大人,我想要这个…】
【挑好的买。】
【这个我想和大人一起吃…】
【多拿点。】
【大人,太重我拿不动了…】
【我来扛。】
【大人,我吃撑了走不动了…】
【上来。】
【Zzzzzz……】

PS:如果试着把里面的【大人】换成【哥哥】再读了试试,米拉CP,撒隆CP或者任何的兄弟CP会更甜…

【冥界恶搞小段子】口号

#论练习口号的随意性#
灵感来源于圣斗士手游

半个月前,实战练习的时候,一向懒散的奎恩突然大喊一声:我要当圣斗士!
跟他对战的巴连心眼实诚,一个惊吓,打偏了。
奎恩胜了一局。
没想到从此以后的练习战,各种奇葩的关于圣域海界北欧等等的口号层出不穷。甚至还夹杂着各种八卦。
(╬ ̄皿 ̄)凸!!!你们这群兔崽子都给我差不多一点!要是被加伊拿之外的人或者神听见,一定会死的连渣渣都不剩的。


【至于他们到底喊过什么大家就自行脑补好了…】

【冥界恶搞小段子】盛夏

#我这条命是冥王给的#
#也是冰地狱的冰给的#
——夏天的三巨头语录No.1


【西路费多,再去冰地狱添一盆冰来。】

连续几天的高温,加伊拿的办公室里也很闷热。略松一松衬衫领口,将领带拉下一些,虽然知道这个天气顶头上司们根本就不会出来查岗,长期的习惯还是占据上风,没让我做出裸着上身办公的无礼行为。

冰地狱那特殊的冰不愧是避暑利器,融化得极慢,又不停地散发着寒气。部下们虽然很想要,但也不敢随便就去挖。

直到茶会上热得昏昏欲睡的米诺斯突然一拍大腿,提议我们在自己的辖区将坐办公室的下属集中办公,搞出一个类似于办公大厅的模式,然后就可以集中供冷,——用的当然就是第八狱的冰。

艾亚当即拍手叫好极为赞同,甚至保证说这个方式可以让大家互相监督,工作不会偷懒。而且,每晚结算时,干得最快最好的人可以每天得到一盒大号水果冰淇淋作为奖赏。

【或是第二天休息一天的奖励。】米诺斯想了想。

【拉达你怎么不吭声?】

默默地想了想第一狱大厅很多人沉默着刷刷刷刷笔走如飞的办公场景,又想了想黑船上为数不多的文官。瞬间明白了他俩的小算盘。然而我已经懒得去拆穿。

【行……吧,你们开心就好。】



【冥界恶搞小段子】音痴

#拉达/巴连#
不喜勿入

( • ̀ω•́ )✧~『/////』整个翼龙军团都是拉达的迷弟迷妹啊哈哈哈~大人今天也好帅好厉害好全能x
天蝎座的怎么可能没有音乐和艺术细胞我就是不服#

连日阴雨,角落里很多东西都发了霉,该是擦擦洗洗晾干通风去去霉的时候了。来回检视时,杂兵抱出来一个满是灰尘的葫芦型箱子。我一眼就看出那是小时候省吃俭用偷偷摸摸攒下钱去小镇上买的小提琴,最普通,最平常的那种,然而对当时还是穷人家孩子的我来说就是珍宝。不知何时已经遗落的珍宝,不经意间就丢失的回忆。
我着了魔似的走过去,坐在地上,慢慢擦干净琴盒上的灰尘和蛛网,打开盖子,揭开遮布,那略略褪色的苹果红里仿佛映出了小小的身影。幸好琴弓没有被虫蛀掉。用布包起一块松香,轻轻的在弓上打蜡,然后调弦,一切犹如从前。
已然生疏的手法带来了断断续续的回忆,我不知道我拉了什么曲子,只觉得恍惚间身后有人越过肩膀取下我手里的琴和弓,将我惊醒。
拉达曼提斯大人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垂下眼眸架起琴认真地拉起来,正是我先前拉的曲子。不过更加熟练,更加完整,每当他拉到我先前拉错的地方,就抬眼看看我。这样的自然和坦然使我惊讶到目瞪口呆,也忘记了我应该要干什么。他站着,双腿微微分开,脊背挺直,身体跟着节奏微微晃动,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弦上游刃有余地跳跃。

一曲终了,他把小提琴放回我怀里,拍拍肩。

【琴还凑合。养护。多加练习。】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他早已走得不见踪影。


一家之言

很久之前,当我还是小小的我的时候,也喜欢写长长长长的文,堆砌反复的表达和词藻,卖弄标点,方方面面的什么都想要去描写,以至于句子读起来艰辛晦涩,冗长无用。还认为小说啊文啊就应该是那样的。但是,也许是后来人生经历的改变,莫名其妙的就改掉了很多华而不实的习惯,下意识的就在词句上大刀阔斧的砍劈,并且很享受那种【精准的描述】,也很推崇【世上没有两只苍蝇,两片树叶是完全一样的】【每一个鸡蛋都是不同的】这样的理念。最后我惊讶的发现,我居然已经不习惯写长的了,甚至写不出长的了。出来的成品,也几乎都不是长的。因为这个,甚至还被后来者毫不留情的嘲笑嫌弃,甚至有说让我的短文滚出他的视线。只因为我写的短,就觉得毫无价值,认为只有长篇才值得一看,只有长篇才有什么资格或者价值。几乎就是要把长等同于好等同于厉害的这种明显的误区。我做不到文豪大家的那种精准,但我可以做到不说废话,表意清楚,更喜欢短小精悍的,而不是长的。诚然长篇大论精品众多,而短篇则毫无疑问更经雕琢。

我觉得如果读者看完我的短段子能感到【啊!可惜太短了!看得不过瘾!】【还有吗还有吗?】【没吃饱不够塞牙缝。吊胃口。】或者【哈哈哈哈太好笑了!】之类,那么我就很开心了,那么我写的也算是小小的成功了。博君有感,会心一笑,诚我所愿也。不求其他。

清官难断家务事(二)『拉达视角』

#清官难断家务事

#现代paro

#奇葩,OOC 


       当我听到晚间楼上隐约沉闷的声音时,第一反应是去查看出差未归的大哥的房间里是否进了贼。结果却惊讶地发现门窗紧闭一切安静。于是我站在他门口疑惑地沉思了几秒,事实证明好奇心害死猫,就是这么几秒钟的时间里,又一声尖叫确确实实地砸穿了耳膜,分贝之高,我想就连愤怒中的潘多拉小姐听了,也要自愧不如。
       米诺斯的楼上住着我的上司和他的夫人,然而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一定不会误以为他们出了什么意外需要帮助,还在绅士风度的坏习惯驱使下跑上去敲门询问。
       然后就被盛怒中的上司直接拽了进去。哦,盛怒是我进了屋之后的结论,因为面对着一片狼藉的客厅,一脸鼻血奔腾的上司几乎要吃人的眼神,还有一反平时温柔美丽体贴的形象,像只被踩了尾巴的愤怒的母猫般的珀尔塞福涅夫人,饶是一向自信的我也深深地感到了要完。
       好像,确实,真的…摊上大事了。
       欧罗巴在上……
       给我留个全尸…吧…

       努力克制着不去理睬气昏了头的两位的评理要求,我委婉的表达了他们应当先去医院包扎的当务之急。

       好不容易说服了上司,我们三个刚走到我住的楼层,就看见艾亚顶着一头胡乱包扎的绷带拎着一根长柄扫帚从下面冲上来,脸带怒气一面跑一面喊:【真他妈的晦气!你看我这一头的血!砸进我家院子的那个见鬼的花瓶总不会是你的吧!要让我知道是谁我非得……】后面的话在看到了跟在我身后的两个人之后立刻消了音。我虽然拼命的给他使眼色但也不知道这么昏暗的楼道里他究竟看到了没有,然而这小子确实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聪明,只见他张口结舌地楞了楞,然后两眼一翻,非常干脆地昏了过去。

       一阵兵荒马乱。

       回来以后,我一手扶着艾亚一手摸了摸瘪瘪的钱包,安慰自己就当是破财消灾了。虽然艾亚信誓旦旦地小声说会送瓶好酒给我当做谢礼,但我们都在想以后遇到这种事情该怎么办。唯一庆幸的是我俩离得远,只要不是闹得特别大声,应该不会听见。


       我现在搬家还来得及吗?


PS:没看过(一)米诺斯视角  的见前一篇。本系列还有专门的P图10张已放出。